OPPO刘畅已具备芯片级能力自研芯片未来将商用

12月10日午间消息,在今日的OPPO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刘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OPPO已具备芯片级能力,此前传闻的M1芯片未来有可能用在OPPO产品之中。

注重经济激励,为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财政支持,是法律实施取得的显著成效。

同时,强化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缴,自备电厂应缴费用做到应收尽收,增加基金收入。鼓励可再生能源发电通过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绿色电力证书交易等方式减少补贴需求,研究出台鼓励存量项目自愿转为平价项目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合理控制新增项目开发规模和建设时序,规范补偿范围、优化补贴发放程序,缩小补贴缺口,逐步实现收支平衡。制定鼓励企业自发自用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根据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和能源结构调整的总体要求,针对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新形势、新问题,报告建议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法修改。

本报北京12月24日讯

建议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法修改

综合研究解决补贴资金拖欠问题

报告认为,国家发展改革、财政、能源等部门要进一步完善可再生能源价格补贴政策,保持相关政策的科学性和连续性,合理确定电价附加征收标准动态调整和补贴退坡有关政策的调整方向、节奏等,稳定企业预期。要统筹考虑政府财政支撑能力、环境保护和改善民生需求等多方面因素,开拓思路提出解决存量项目补贴缺口的新办法,采取有效措施控制新增项目补贴需求。

刘畅认为,OPPO必须把能力延伸到芯片领域,这样才能有与合作伙伴对话、提出需求的能力。在他看来,芯片企业离用户很遥远,但芯片定义又离不开用户的需求,而OPPO可以把用户需求与芯片企业的能力连接起来,从而让芯片产品更好满足用户需求。

此前,有外媒报道称OPPO可能已在自研芯片。OPPO在欧盟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为“OPPO M1”的商标,该商标说明包括“芯片[集成电路];半导体芯片;电脑芯片;多处理器芯片;用于集成电路制造的电子芯片;生物芯片;智能手机;手机;屏幕。”

据合柴1972创意发展部主任赵汝冰介绍,合肥家电故事馆是以合肥家电之作为主题,将合肥家电产业升级的历史融入到这个大厂房中,让游客看到合肥家电产业的辉煌。

电价附加未依法严格征收。第三方评估报告指出,2015年至2018年可再生能源电价平均附加征收率仅为84.4%。各地方广泛存在着只对公共电网工商业用户征收,对自备电厂用户、地方电网用电长期未征、少征等问题。

目前,经过改造后的合柴1972文创园已经成为合肥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民众在这里不仅能参观各类文化艺术展览,还能够了解到城市工业发展的历史。(完)

据了解,合柴1972文创园的前身是1954年建立的二轮窑厂,1964年,二轮窑厂被改造为合肥监狱,1972年,合肥监狱更名为合肥柴油机厂。随着历史的发展,工厂逐渐升级,旧厂房也被闲置废弃。为了保护工业遗存,当地政府决定将旧厂房保护下来,并进行设计改造。

今日刘畅在采访中谈到了芯片一事。他表示,OPPO已经拥有芯片级的技术能力,比如VOOC闪充的芯片就是OPPO自主研发。而网上传闻的M1芯片,也确实在计划之中,未来可能会在OPPO产品上商用。

合柴1972文创园内的艺术作品。张俊 摄

针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报告提出做好顶层设计、完善体制机制、加强统筹协调、健全政策措施、坚持科技创新、进一步修改完善可再生能源法等建议,来全面推动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发展。

合肥家电故事馆内陈列的旧家电。张俊 摄

财政部设立专项资金,累计拨付1312亿元支持可再生能源产业化规模应用,支持解决无电地区用电问题等。据财政部统计,2012年以来累计安排补贴资金超过4500亿元,为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

为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财政支持

走进文创街区,漫步曾经的穹顶车间,抚摸斑驳的红砖瓦墙,这里汇聚了形式多样的艺术作品。在合肥家电故事馆,这里记录了合肥家电产业发展的历程,还通过逼真的场景还原了家电在中国家庭的普及过程。

在立法目的中充分体现党中央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以及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战略部署,进一步修改完善可再生能源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综合考虑经济技术条件,制定合理的可再生能源利用率目标,明确由电网企业、售电企业和电力用户共同承担全额保障性收购责任的法律定位。

明确规定可再生能源目标引导以及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考核机制,形成更加科学合理的目标责任考核体系。适当调整有关电价补贴的规定,加快完善可再生能源上网电价市场化形成机制。明确对脱贫攻坚任务重、相关综合试点地区给予政策优惠等。细化支持可再生能源非电应用的规定,加大政策和资金扶持力度。细化相关法律责任条款,强化电网、石油、燃气、热力等企业的法律责任。

报告显示,国务院相关部门按照有利于促进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和经济合理的原则,制定了基于固定电价下的补贴政策,明确上网电价高于煤电标杆电价的部分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补偿。2019年将上网标杆电价调整为指导价,新增项目上网电价通过竞争方式确定。同时电价附加征收标准逐步提高,由初期每度电0.1分调整为2016年每度电1.9分。

报告同时指出,电价补偿和发展基金问题较为突出。

1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可再生能源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

针对补贴政策落实不到位、补贴资金拖欠等问题,报告建议,加强统筹协调,综合研究解决补贴资金拖欠问题。

法律第五章、第六章明确了可再生能源经济调控有关法律制度,包括分类电价、发展基金、财税政策等。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丁仲礼代表执法检查组作报告时说,自2006年1月1日可再生能源法颁布实施以来,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规模显著扩大,技术装备水平不断提升。我国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的累计装机规模均居世界首位。可再生能源法主要法律制度基本落实,法律得到有效实施,基本实现了立法目的。

法律第二十条规定,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所发生的费用,高于按照常规能源发电平均上网电价计算所发生费用之间的差额, 由在全国范围对销售电量征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偿。法律第二十四条规定,国家财政设立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资金来源包括国家财政年度安排的专项资金和依法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等。

也有消息称,OPPO正在与联发科和高通公司的工程师合作,帮助他们开发此M1芯片。OPPO方面当时回应称,OPPO M1是一款在研的协处理器。做好产品是OPPO的核心战略,任何研发投入和科技创新,都是为了创造更好的用户体验。

报告同时指出,伴随可再生能源产业快速发展,有关开发利用规划、全额保障性收购、费用补偿等部分法律制度,也存在统筹协调不够、落实不到位、监管薄弱等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解决。

发展规模缺乏有效控制。可再生能源发展初期,电价调整滞后于技术发展水平,部分可再生能源企业追求高投资回报,非理性投资,抢装机、抢上网问题突出,一些地方未按照国家规划有效控制本地区发展规模,加剧了补贴缺口。

合柴1972文创园改造后的街区。张俊 摄

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未及时调整。2016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提高到每千瓦时1.9分,后期未作调整,其他资金来源不足,补偿缺口逐步扩大。

报告指出,有三方面的问题较为突出:

合肥柴油机厂厂房改造的艺术馆。张俊 摄

合柴1972文创园还原了合肥老火车站场景。张俊 摄

电价补偿和发展基金问题较突出

检查中各地反映,电价补偿政策落实不到位,补贴资金来源不足,补贴发放不及时,影响企业正常经营和发展。国家相关部门反映,现行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政策已远不能满足可再生能源发展需要。目前征收总额仅能满足2015年底前已并网项目的补贴需求,“十三五”期间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资金来源尚未落实。

在税收方面,积极落实国家重点扶持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企业所得税三免三减半、风电增值税即征即退50%、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等优惠政策,下调增值税税率,可再生能源相关企业普遍受益。

赵汝冰表示,文创园在改造和改建的过程中,用修旧如旧的手法保留了这些历史的肌理,并且将这种工业厂房的形态传承下去。